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科技>访谈?直播

从硅谷到广州:一群留美博士的创业梦

2016-08-19 10:31 南方日报

  三剑客范群、萧剑鸣、杨晓波。

  范群女儿获联合国儿童画奖的作品以环保为主题,而这正是范群后半生创业的方向。

  萧剑鸣一家合影。

  本期导读

  在广州番禺区莲花山附近石楼镇市莲路石楼路有一排整齐的工业厂房区,富含硅谷科技元素的大门设计、门口种植的翠竹、挂满硅谷高科技巨头和世界著名科学家照片的楼梯走廊,让人感受到它与众不同的气质。这间公司的创始人之一是上世纪80年代留美博士、成功闯荡硅谷的广东科技精英代表范群。

  2010年,范群与好友——萧剑鸣、杨晓波、解金春联袂告别美国硅谷回广州创业,选择了以“大气污染治理领域”环保科技作为他们第二次梦想起飞的方向。

  “我们那一代的留学生,大多都抱有一种回国以科技报效祖国的家国情结,但我们身上还多了一份硅谷创业者的激情热血。”范群的笑容里透着一股温暖的自信,充满感染力。与很多锋芒毕露、初出茅庐的创业者不同,范群身上还有一种少见的从容。范群及其朋友们的创业故事,在今天风行中国的“创业热潮”背景下,显得特别耐人回味。

  ●南方日报记者 李培 郭珊 实习生 王娅婕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勇闯硅谷

  “我们被‘植入’了创新和冒险的基因”

  范群1958年出生在广东汕头一个知识分子家庭,父母都是当地的优秀教师,从小对范群教育严苛,范群得益于良好的家庭教育和学习环境,品学兼优、出类拔萃。1980年代,他从华南师范大学物理系研究生毕业时,因成绩优异留校任教,不久后成为全校最年轻的助教和讲师之一。

  1987年,范群获得了国家教委公派选拔的访问学者资格,远赴美国纽约州著名的私立大学雪城大学(Syracuse University)留学。期间他又考上该校的全额奖学金攻读博士学位。

  “那时的大学生普遍有一种献身科研的精神,会倾向于选择纯研究型的自然科学类专业,如数学、物理、化学这些基础学科。”范群说,比起计算机等应用型学科,选择物理学专业继续深造,意味着未来要面临更大的就业挑战,一般只能留在高校或者大公司的科研所从事研究。在范群出国后不久,和他一样留校任教于华师生物系的太太陈惜吟也作为访问学者来到美国雪城大学读博。

  博士毕业前,范群应聘了一些美国大学的教授岗位,屡屡受挫。但他并未心灰意冷,决心到西岸的硅谷闯一闯。

  一个偶然的机会,通过朋友介绍,范群来到位于美国硅谷刚刚创立的Symyx Technologies应聘。当时,这间科技公司刚成立一年,正在招兵募马,吸引了不少来自哈佛大学、加州大学、麻省理工等名牌高校的高材生参与应聘。最终,范群脱颖而出,如愿加盟。

  范群加入Symyx时,整个公司大约20多人,凭借工业催化剂等新材料的研发技术在短短几年内迅速崛起,于1999年成功在纳斯达克上市。回忆起当时的工作氛围,范群说:“既有科研工作常有的挑战,又有创业独有的未知变数压力,每攻克一个技术难题,都能给我们带来高度的兴奋感。”

  一个成功的创业型公司往往需要成员们对公司价值观的认同,每个成员都得敢于冒险和十分拼命。为了攻克一项技术,甚至调试好一台设备,公司的同事总是争分夺秒,不肯拖到第二天。范群常常是晚上啃一个面包,奋战到凌晨一两点才回家。在激烈的竞争环境和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中,他知难而上,从研发人员一直做到公司副总裁。

  “慢慢地,我们都被‘植入’了硅谷的创新精神和冒险家基因。”范群说,在硅谷工作,每天午餐时,大家一般不会聊家长里短,而是在不泄露公司核心机密的情况下,彼此交流技术问题,看看是否能碰撞出什么火花。

  “硅谷人骨子里总是有一种创新、创业的冲动。他们不甘寂寞,不甘于原地踏步,即便在待遇优厚的大公司里也是如此。”范群说,在硅谷的办公楼,每天夜晚都有许多窗口彻夜通明,尤其在一项技术正式发布前,许多研发人员会带着铺盖到办公室打地铺。

  在Symyx工作了8年多后,范群跳槽到硅谷另一家知名科技企业公司Accelergy Corporation,从基层工程师一路又做到副总裁。这家公司后来成为了2009年全球洁净能源百强企业。在这里,他结识了同样闯荡欧美及在硅谷多年的三位“60后”科技精英——广州人萧剑鸣以及来自东北的杨晓波和解金春。由于有着相似的背景、经历和人生目标,他们慢慢走到了一起,立志携手踏上一条创业之路。

  回国创业

  年近半百放弃高薪从零开始

  俗话说:“一个好汉三个帮。”四位闯荡硅谷多年的博士能聚在一起共谋事业,可谓机缘巧合。

  萧剑鸣,1962年生于广州,从广东省实验中学毕业后考入中国科技大学,之后赴美留学,获得化学物理博士学位,有着近20年美国高科技公司工业研发和管理经验。提到回国发展的原因,萧剑鸣的理由显得很朴实:“从中学到大学我没有交过学费,选择科技报效祖国是理所当然的。”

  杨晓波,复旦大学本科和硕士毕业后,曾在德国凯泽斯劳滕大学、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等高校深造,专攻催化剂研发。他的导师格哈德·埃特尔是2007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

  解金春是中科院首届“百人计划”专家,毕业于哈工大,先考入斯坦福大学攻读化学博士,后来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做过博士后研究,导师是诺贝尔化学奖得主李远哲。

  范群和萧剑鸣都带着一股广东人的低调实干气质,普通T恤衫加西裤,看似寻常,但只要与其谈话,思维的缜密、知识面的广博,立即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来自东北的杨晓波和解金春则博学内敛,不擅交际,尤其是杨晓波,是团队里公认的“神人”,常年沉浸在高难度科研课题中。4个人里唯独范群社交广泛,做事却极为严谨。1999-2000年,范群牵头成立了一个旨在联络内地公派留学生、科技人员的组织——硅谷科技协会,并被推举为理事长。协会成立的宗旨是汇聚同道中人,服务当地社会,为留学人员事业发展提供平台。

  2003年非典暴发,协会组织美国青年华裔科学家在当地社区展开调查,组织论坛,服务社区。范群希望通过组织和参与这样的活动,帮助华人华侨在美国融入主流社会。

  凭借自身的专业优势和协会丰富的科技资源,10多年来,范群利用业余时间累计安排了近千位硅谷留学人员、科技企业高管回国交流考察和投资创业,为全国各地尤其广东省在海外招商引资、招才引智做了大量工作,搭建起一座中国内地与美国进行科技与人才交流的桥梁。

  2000年,范群带着硅谷的数十位海归博士第一次受邀参加深圳高交会和广州留交会。此后十余年,每年他都会有一到两次带着硅谷人才回国,累计有上千人通过他的协会找到回国发展的机会。

  “这十几年,中国发展太快了。”范群感叹说,自己停不下来了,每年美国公司给他提供7个星期的假期,他几乎都用在带团回国上。与此同时,国内无处不在的发展机会,也鼓动着范群和他的硅谷朋友们。

  就像奔腾的潮水总要涌向一个地方。2010年,范群、萧剑鸣、杨晓波和解金春终于下定决心:未来10年、20年,人生的战场不再是硅谷,而是中国!

  考验重重

  扎根广州本土不轻言放弃

  “年轻时一门心思想学科学技术,所以选择到美国留学。到了一定年龄,我们更希望学有所用,真正完成一项事业。我们共同商量的结果是,实现这个想法最好是在中国,选择的创业方向是环保技术领域大气治理方向。”萧剑鸣的语气非常坚定。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范群、萧剑鸣、杨晓波和解金春辞掉了美国的工作,在广州创立了威格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威格林”源于英文“Way Green”,意为“绿色之路”。他们的目标一致:把多年在分子筛催化剂领域的研究成果进行转化,生产出国内领先的机动车尾气处理产品,为中国环保技术进步贡献一份力量。

  4位硅谷博士创业的每一步都力求稳妥,体现了“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精神。范群多年来穿梭于中美两国,对于国内的社会环境较为熟悉,也是公司的领路人,担任公司董事长、CEO;杨晓波在催化剂领域是位于全球前列的科学家,是技术灵魂,担任公司CTO;萧剑鸣负责项目监管和市场开拓,是公司总经理;解金春负责公司的技术研发核心发展战略,担任副总裁。4个人优势互补,堪称是一个“黄金组合”。

  他们对自己的技术有着十足的自信,而环保催化材料的研发与应用又属于新兴产业,蕴含着巨大的机会。但要真正把实验室里的想法变成市场中畅销的产品,过程的困难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萧剑鸣回忆说,有一次,为了把钢瓶里的气体接到反应器上就花了好几天时间,因为在国内要找到合适的配件困难重重。他苦笑着说:“那段时间真的是焦虑不安。”

  之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打击,又让4位博士措手不及。由于对国内政策环境不够熟悉,最开始,技术团队针对当时汽车排放“国四”标准,设计了一款尾气净化系统。没想到产品准备投放市场时,正逢国家相关部门宣布将汽车排放标准提升至“国五”,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他们顿感措手不及。

  考验接踵而至。4位博士最初的想法是要创立一家本土企业。无论是技术研发、原料设备还是科研人员,都希望在广州本土培植。“一家有生命力的企业一定是扎根于本土的,只要在技术上保持领先,就可以去跟国际化巨头公司抗衡。”萧剑鸣说。但国内的人事管理方法与国外不同,几位辛苦培养起来的技术骨干先后离开,让他们倍感困惑。

  公司产品所涉及的柴油机和汽车行业配套产品,投放市场必须有一定的准入门槛,需要花较长时间进行产品认证和公告测试。另一方面,作为一支新军,公司在行业内资源积累不够,市场拓展上也遇到了瓶颈。此外,在投资大环境上,硅谷的风投经纪人对失败的容忍程度较高,而国内的风投人对创新型公司,有着一套截然不同的考量标准。

  “硅谷的经历虽然告诉我们万事皆有可能,但也证明再好的技术项目动作不当也可能会失败。”萧剑鸣说,相比一般创业者,他们几个人在心理建设上更加成熟,更能应对这些突如其来的变数。“因为一个项目失败的原因可能有几百个,但成功的原因却只有一个:必须坚持,不言放弃!”

  忙中偷闲

  最遗憾的是对家人的亏欠

  《竹无俗韵》《谦虚以柔宽厚待人》……范群办公室的墙壁上挂了许多书画作品,有些是朋友相赠,有些是自己写的得意之作。工作千头万绪,范群为了节省时间,经常直接住在办公室的小套间里。忙里偷闲,他爱上了写书法。“书法能锻炼我一种由内而外的修养,这个过程和创业的过程有点像,内化、内化、再内化……”

  杨晓波的办公室又截然不同,仿清宫瓷器、一整套的《黄帝内经》……乍一看不像是科学家的办公室。生活中他时常与一台跑步机、一台单车机常伴。同事们说:“杨博士博学多才,每天品茗、跑步的时候都在思考。”在广州,他经常过着半封闭式的生活,常常有时候几个月埋头在实验室里做研究,很少应酬和外出活动,专心致志地攻克难题。

  萧剑鸣和范群则不同。两个人都是乒乓球高手,休息日或者工作之余,他们经常与员工开展多种集体活动,培养团队的凝聚力。公司特别建有比赛标准的乒乓球室、羽毛球场和卡拉OK室;有一次公司组织在南沙登山,范群和萧剑鸣两个人忽然像大男孩一样,在半山腰上跳起来,看谁跳得更高;一年一度的新年晚会上,公司上下欢聚一堂,感受着大家庭的温暖……

  在这场创业长跑里,每个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无声坚持着,磨砺自己。如今,公司发展渐渐步入正轨,不仅拥有了5000多平方米的厂房,建立了专属科技研发中心,还被认定为“广东省高新技术企业”。杨晓波经过连续几个月的“封闭式”研发,率领团队设计出一套适合汽车排放“国六”标准的催化剂生产方案,能有效降低机动车污染物的排放,具有相当广阔的应用前景。

  如今,范群每年还要抽出一些时间处理硅谷科技协会的事情。他的家人仍定居于硅谷美丽的“欢乐谷”海湾附近,爱人在美国从事生物技术研究,儿子已从加州大学毕业,准备进入谷歌公司工作,女儿还在读高中。与家人聚少离多的范群,每次提起女儿,都会流露出难掩的酸楚。女儿小时候经常跟他黏在一起,但这些年随着他回中国创业,见面少了,父女俩难免有些疏远,这让他感到有些苦恼。在范群办公室的书架上,摆放着女儿13岁时获得联合国环保主题绘画展全球竞赛第一名的作品《企鹅之爱》,这让他感到一丝安慰。

  萧剑鸣、杨晓波同样是工作在中国,家在海外。萧剑鸣时刻保持着对儿女的关心,儿子目前在杜克大学攻读计算机硕士学位,女儿本科学习成绩也很优异,学习之余醉心于艺术。萧剑鸣说,创业中的辛苦自己可以扛,但让他内疚的是对家人的亏欠。

  在萧剑鸣的微信“朋友圈”里,当年省实的同学不少都退休了,每天分享的都是各种美食和悠闲的晚年生活。但他最近“晒”的却是一幅行书作品“归谷梦”,“归”与“硅”同音,道出他一去一回的人生心路历程。

  “创业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宽进严出的学校。对于创业者来说对,最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比如马云。”萧剑鸣微微一笑,“我觉得自己还很年轻,还要在创业的道路上继续奔跑下去。”

编辑: 邹长森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