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退出]

南方网帐号登录

× 没有帐号?极速注册
南方网>科技>今日聚焦

乐视控股:贾跃亭将在一两周内回国

2017-07-15 07:00 来源:新京报

  7月13日,多名乐视现员工及前员工到北京市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申请劳动仲裁。新京报记者 杨砺 摄

  7月13日下午,乐视控股公关人士对新京报记者称,贾跃亭将于近期回国,“极有可能在一两周内,具体时间根据美国事宜进展而定。”

  贾跃亭妻子甘薇同日发布微博称,“我们全家老小都在北京”。这条微博显示的位置定位是北京的乐视控股集团大厦。

  此前,多位接近乐视的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贾跃亭已于7月5日抵达美国洛杉矶,将督战FF91(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最快量产。

  乐视系及其创始人贾跃亭近期风波不断,7月6日,乐视网发布公告,贾跃亭将辞去董事长一职。同日,乐视超级汽车官微发布,贾跃亭出任乐视汽车生态全球董事长。

  此前一位曾长期接近贾跃亭的知情人士对新京报记者表示,从6月辞去乐视控股法定代表人、到辞去亲手创立的上市公司乐视网董事长职务等一系列动作,都是为了更专注于造车。“这是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

  此前的7月3日,媒体报道招行上海川北支行于2017年6月26日向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贾跃亭、甘薇名下银行存款及部分乐视系公司共计人民币12.37亿元,或查封、扣押其他等值财产。

  上述消息曝光后,贾跃亭赴美,一度引发外界颇多猜测。

  7月6日乐视网公告董事长贾跃亭辞职,退出董事会的同时,提名孙宏斌、梁军、张昭为非独立董事。乐视网的贾跃亭时代将宣告结束。

  乐视将于7月17日(下周一)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外界有声音认为,融创中国董事局主席孙宏斌很可能接任乐视网董事长。

  今年年初融创中国宣布投资乐视150亿元之后,孙宏斌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上市体系与非上市体系进行隔离。孙宏斌在5月22日的融创股东大会上表示,看好乐视的电视、影视等业务。

  行业分析人士刘步尘认为,孙宏斌时代的乐视将做“减法”,可能抛弃贾跃亭的“生态模式”,更加务实以求生存。

  ■ 疑问

  乐视网的负债有多少?

  从乐视网一季度财报披露的数据来看,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负债余额为187.86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余额为21.78亿元,长期借款余额为30.13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9.8亿元,资产负债率达55.94%(合并报表口径)。公司负债总额和资产负债率较高,增加了资金管理难度,同时也增加了利息费用的支出,从而带来一定的偿债风险。

  同时,乐视网面临无形资产减值风险。截至2017年3月31日,公司的无形资产为79亿元,占总资产的比重为23.54%,占比较高,主要是采购的版权增加所致。如果购买的版权不能及时商业变现,或随着影视剧的更新速度加快,无形资产可能面临一定减值,会影响到公司经营现金的流入。

  一季报公布的现金流量情况显示,乐视网的经营性现金流净额连续两个季度为负,资金情况仍紧绷。

  7月6日,贾跃亭发布声明称,“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乐视体系将走向何方?

  在今年5月贾跃亭辞任乐视网总经理后,接任者梁军11日在2017中国互联网大会上的首次公开亮相和主题为“新乐视”的演讲格外引人注目。

  梁军表示,“我们虽然遇到了很多的问题,但是我们的产品、服务本身还是经得起考验的,这也是今天乐视在遇到困难的时候,我们依然有机会能够翻盘最重要的一点。”

  谈及被视为乐视的优质资产的智能电视业务,梁军表示,智能电视的市场既稳定又大,而且尚未被开发,还有大量值得挖掘的新机会。

  一位资深行业分析人士称,乐视现在最大、最有价值的资产就在于忠诚的电视用户规模和智能系统,经营价值很大。

  他称,乐视“生态化反”战略已经透支了太多企业发展的资本,只有深耕主营业务才是乐视唯一的希望。

  ■ 特写

  多名乐视员工因欠薪申请劳动仲裁

  7月13日上午,多名乐视现员工及前员工来到北京朝阳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院的大厅。他们试图通过申请仲裁,拿回被拖欠的薪水和裁员赔偿金,涉及乐视控股、乐视移动(即手机)、乐视致新、电子商务等多个部门。

  仲裁院工作人员为乐视员工开通了专门窗口受理,并表示20个工作日后才会有反馈信息。

  “现在不太信任乐视了”

  “终于能体会楼下供应商们的心情了。”一位乐视员工在匿名社交平台上发表了这条言论。

  7月10日是乐视发工资的日子,小刘(化名)却发现工资并未到账。她询问人力同事得到答复是,“资金筹措不到位,工资最迟下月发放。”

  7月11日,乐视控股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乐视控股及非上市体系面临资金紧张的困境,公司决定将7月份工资推迟一个月至8月10日发放,但是对于社保、公积金的缴纳部分,公司保证及时足额缴纳。目前已与员工进行了沟通,希望获得员工的谅解和支持,与公司共渡难关。该人士表示,面临严峻的资金压力,虽然很困难,但会想方设法,尽全力保障员工相关利益,争取8月10日前将工资发放到位。

  张腾(化名)此前是乐视电子商务(北京)有限公司员工,三年多来一直负责产品技术。今年5月底,他与公司协商离职,按协议应该在7月10日结清薪资近10万元,但目前并没有消息,“这是第一次来仲裁机构,早日处理结束可以安心找工作。”

  “我们担心8月10日还不能结清,所以来申请仲裁希望有所保障。”2016年底,李清(化名)来到北京加入乐视,不到半年便与乐视协商离职,目前还有工资加经济补偿近6万元未到账。

  李清说,今年6月份与公司签订离职协议注明所有欠款将在7月10日工资发放日结清,后来又口头通知8月10日结清,“现在不太信任乐视了。”

  今年以来,李清所在的部门陆续有人离职,原来一百多人的部门如今就剩几十个人。

  “我的工资谁来负责?”

  7月13日,由于没收到薪水和赔偿金,谢飞也前来申请劳动仲裁。

  去年11月,负责乐视手机业务的项目管理总监谢飞(化名)还在号召同事们为新项目出谋划策,就在项目进入测试阶段后,传来了上级领导的意见“产品定位存在问题,取消”。而在第二个项目初有成效时,他得到的上级答复仍然是“取消”。

  专注于产品的谢飞,并没有将项目的不顺利和公司的资金问题联系在一起。彼时贾跃亭发布公开信,承认乐视资金状况出现问题。

  2017年1月,由于项目需要供应商提供产品样本,谢飞联系了长期合作的供应商。令他吃惊的是,以往都是先交货再付款,这次供应商却要求,必须现金交付后再发货。谢飞联系了负责供应链的同事,样品却迟迟没有送到。他心中不禁冒出了一个念头,“难道公司没有现金了?”

  就在项目难以开展的时候,孙宏斌的融创中国在1月底投资了乐视网,成为二股东。但孙宏斌并不看好谢飞所在的乐视手机业务。

  2月底,本与乐视致新签署劳动合同的手机项目研发人员几乎全部被转签乐视移动。乐视移动研发项目负责人在内部发言中鼓舞士气:“我有信心带领大家做好乐视手机业务。”

  越来越多的核心供应商停止供货,手机研发项目几乎瘫痪。同时,由于自身缺乏造血能力。原本有百余人的研发部门经历了一波波裁员后仅剩不到十人。谢飞说,作为技术骨干,在6月的一波裁员中,乐视向他说了再见。

  “他(贾跃亭)说会对公司负责到底,现在却退出了乐视网,我的工资谁来负责?”有员工表示。

  昨日,新京报记者就员工申请仲裁一事联系乐视控股公关。该人士表示,暂不对此事进行回应。

  本版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砺 陈维城 刘素宏 金彧

编辑: 邹长森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广告服务-诚聘英才-联系我们-法律声明-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