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科技>广东科技新闻

好细胞居然“叛变” 广东科学家“出警”

2018-11-06 10:43 来源:南方日报

  针对乳腺癌,如果说肿瘤周边的环境也能像土壤一样被改造,进而成为抗癌免疫细胞的“生产基地”,你是否会觉得这是天方夜谭?

  本期科技能见度的主题就与乳腺癌的“土壤改造”革命有关。许多人知道,明星陈晓旭、阿桑、姚贝娜等都是被乳腺癌夺去了生命。最新的《中国肿瘤登记年报》也显示,乳腺癌的发病率已位居女性恶性肿瘤首位,每年新发病例约27.9万。

  面对这一凶狠的“健康杀手”,人们真的不能逆袭吗?对此,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乳腺肿瘤中心学科带头人宋尔卫教授团队跳出常规思维,将目光锁定在乳腺癌的微环境上。

  近十年来,他们都在关注乳腺癌肿瘤与肿瘤微环境的关系,并将此比作“种子”与“土壤”。他们率先提出,乳腺癌保乳手术后可将剩余的乳腺癌“土壤”进行“改造”,使之成为抗癌免疫细胞的“生产基地”。

  与之相关的创新研究成果频频登上国际顶尖杂志《细胞》《癌细胞》《自然·免疫》《科学·转化医学》……今年10月,宋尔卫团队又在国际顶尖杂志《细胞》刊发了针对乳腺癌微环境的最新研究文章——他们发现了好细胞叛变的机制,也提出了对战乳腺癌的“土壤改造”新招式。

  此刻,就让我们一起去探秘这最新的乳腺癌免疫治疗“新战术”吧。

  保乳革命

  早期乳腺癌患者中,保乳手术加局部放疗、化疗与切乳手术者可获得相同的总体生存率

  如今,肿瘤免疫治疗成为大热。因为人们渐渐发现,狡猾的肿瘤细胞通常会“跑”,比如会发生远处转移。免疫治疗则是发动全身的免疫细胞来一场“大巡察”,识别并进攻全身的肿瘤细胞,使它们无容身之所。

  然而在100多年前,医生与乳腺癌过招的办法,在如今看起来有些简单粗暴。当时最主流的观点认为,乳腺癌发生时只是局部疾病,大刀阔斧地切了就根治了。

  19世纪中期,德国医学家鲁道夫·菲尔绍(Rudolf Virchow)提出理论指出,乳腺癌源于乳腺上皮细胞,并沿筋膜及淋巴管扩散。不过,它可被区域淋巴结有效阻挡。因此,乳腺癌一开始只是局部疾病,发展到一定程度才发生全身转移。美国著名外科医生威廉姆·哈尔斯蒂(William Halsted)是这一想法的“铁粉”。他认为,在乳腺癌处于局部疾病期时,若完整切除肿瘤及相应区域淋巴结,就能安全治愈。

  再后来,乳腺癌根治术的手术范围一直在扩大,甚至出现“扩大根治”或“超级根治”等手术方式。但由于其手术创伤巨大,并发症多且严重,且并没有带来良好的生存获益,很快就被人们所摒弃。

  随后放疗、化疗兴起。缩小乳房手术范围加放疗、化疗等综合治疗渐渐流行起来。美国匹兹堡大学的外科医生费舍尔(Fisher)提出了一种“叫板”威廉姆·哈尔斯蒂的观点。他认为,肿瘤的播散是无序的,在早期即可通过血液播散至全身,是系统性疾病,并证实了这一说法的正确性。费舍尔等外科专家,随后开启了乳腺癌外科治疗历史上的一次重大革命——保乳术。

  保乳术加针对残余肿瘤细胞的辅助治疗(放、化疗)这一方案,于1970年开始流行,影响力持续至今。20世纪90年代后,保乳术被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共识确定为早期乳腺癌的标准治疗方案。

编辑: 罗予岐

相关新闻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