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科技>2017年全国两会科技特别报道>两会聚焦

两会“科技之风”越刮越劲 解读四大科技热点

2017-03-13 16:42 来源:南方网 潘少颖

  每年“两会”,除了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之外,科技圈大佬的提案也总是会受到诸多关注,由于专业性程度高,这些提案往往切中产业发展的关键要害,对新一年度的具体工作发挥积极的影响。

  “两会”无疑是管窥一年中互联网和科技领域风向变化的一个最佳风向标。

  在今年的国家政府工作报告里,总理金句不断,涌现了许多热词,比如“蓝天保卫战”“数字家庭”“数字经济”等,那么,今年有哪些科技领域会处在“风口”之中?

  人工智能:既要高大上,也要接地气

  今年,“人工智能”这个词汇首次出现在两会政府工作报告里。虽然仅出现了一次“身影”,不像提了又提的大数据、互联网等词汇频率高,但是却发出了一个重要信号:人工智能开始由国家背书了。

  业界大佬自然也少不了关于人工智能方面的提案,比如百度CEO李彦宏,作为政协委员的他提出的三个提案,全部关于人工智能,遵循了“AI是百度核心的核心”的原则,他的三个提案分别是用人工智能技术来解决儿童走失的问题、用人工智能技术调交通信号灯、人工智能和各个行业的结合。

  如果说李彦宏的提案是落地的,那么小米CEO雷军关于人工智能的提案,关注的是宏观层面的AI基础研究和人才培养,他建议“加快实施人工智能国家战略”。

  目前人工智能已经在家居、餐饮、医疗、无人驾驶等方面有了初步应用,比如去年长时间占据头条的Alpha Go围棋人机大战,但AI的快速发展也让人类忧心忡忡。

  上海市政协委员、上海协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游闵健对此深有同感,他告诉《IT时报》记者,即使是非标行业的律师业,也受到了AI的冲击,“摩根开发了一个AI产品,可以审案子材料,对于律师来说,通常审一份案子需要三五个人、两三天才能完成,而这个AI产品在几分钟内就能完成,而且准确度非常高。”

  现在做人工智能的大多数是互联网巨头,很多中小企业没有真正参与,雷军认为,深入学习的算法都是基于GPO服务器,一台机器30万人民币,一个集群几十台,至少要买一千万的设备,“而且现在全球人工智能都火了,听说买服务器还得排队。把人工智能列为国家战略,做一个人工智能云,让更多创业公司参与人工智能浪潮。”

  在游闵健看来,人工智能进入行业爆发期,这是不可阻挡的趋势,也会对传统行业带来冲击,但人工智能的终极目的是应用到生活和工作中,推动社会进步,“我觉得人工智能除了取代一部分标准行业,提高生产率之外,还应该解决一些靠人类的力量解决不了的问题,比如儿童走失等。关键在于人工智能的应用场景是否接地气。”

  科创中心:不要仅仅做“房东”

  “世界上有好几个湾区,中国有无可能打造自己的湾区?打造中国硅谷的摇篮。”两会上,全国人大代表、腾讯CEO马化腾建议,发挥协同创新优势,打造粤港澳世界级科技湾区。

  无独有偶,上海代表团在审议《政府工作报告》时,市长应勇提出,上海要重点推进落实好自贸试验区和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两大国家战略。

  无论是科技湾区还是科创中心,都是孵化科技人才、科技企业的摇篮。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双创”是近年来全国各地的热点话题。然而,创业大街的咖啡凉了吗?孵化器倒闭潮是否到来?创业是否出现泡沫?一段时间以来,针对双创的质疑声也不断出现。

  上海市政协常委屠海鸣曾告诉《IT时报》记者,上海在科创中心建设中应大胆试、大胆闯,允许试错。如今,上海已经形成了大大小小几百个孵化器,在游闵健看来,上海的科创中心建设亮点不少,但现在存在的问题就是要解决创业企业成果的快速流通,“现在企业成果的流通速度相对滞后,专利的融资比较慢,交易量也不大。成果孵化慢,会影响科技效率。而且科技成果的一个特性就是更新速度非常快,如果一时没有流通,产生收益,很有可能孵化的成果会被淘汰,从而限制了企业发展。”

  游闵健坦言,产生这些问题的原因是有的孵化器没有发挥出其作用,“上海的孵化器会得到来自政府的扶持和资助,而对一些孵化器来说,这就成了一种盈利模式,孵化器只给创业企业提供办公场所,服务、资源等都没有,实际上就是出租房子。孵化器一边收着房租,一边拿着政府的资助。”

  在上海创业的小牟去年和两位合伙人一起创办了一个移动互联网项目,一开始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在上海寻找一个合适的孵化器,他的朋友给他推荐了十几个孵化器,让小牟觉得找一个孵化器不是难事。可是,在和几个孵化器对接后,他发现,大多数只提供工位出租,有资源的,会有一套严格的申请核质机制,而且价格也相对更高。无奈,小牟他们最终选择“窝”在咖啡馆创业。

  游闵健表示,那么多的创业企业需要足够数量的孵化器,但孵化器也要发挥鲶鱼效应,和知识产权服务机构、金融机构对接,加速企业成果流通。

  上海市政协常委、上海社科院法学研究所副所长殷啸虎告诉《IT时报》记者,科创中心、金融中心要共生、共融和共同发展,但目前在联动机制、法制方面,还存在一些短板。比如上海尚无正式出台实施关于协调、协同两个中心建设的法律法规和政策方案。长远来看,这在一定程度会给上海的科技创新中心、国际金融中心建设带来不利影响。

  共享经济:给新生事物机会,也要约束

  在两会召开期间,有一件不经意的小事上了头条,河南九三学社界别的政协委员张亚忠用打车软件,打了一辆专车前来报到,但一不留神将手机遗忘在了车上。驻地工作人员建议他打电话给自己的手机试试,没想到竟然接通了。司机师傅发现车上的手机后,赶忙从几公里外将手机送到驻地。不到一刻钟,手机失而复得。这让张亚忠觉得,共享经济,也是放心经济。

  在去年全国两会上,“共享经济”就首次以议案形式进入公众视野。经过一年共享经济的蓬勃发展,分享经济登上了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交通部部长李小鹏在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开幕会的“部长通道”接受采访时,对“拼完融资共享单车还能走多远”表示了乐观的态度。

  共享单车可以算是共享经济的一个典型代表,但最近一段时间,对于共享单车的发展模式、社会问题等,产生的质疑非常多。一边是“低碳出行”“便民”的赞美之辞;一边是“乱停乱放”“缺乏管理”的质疑之声。在游闵健看来,共享经济对城市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但因为城市管理滞后了,才带来了现在的诸多问题,“比如很多市民反映共享单车乱停乱放,实际上,没有一个部门完全掌握上海市的停车情况,也没有协调机制。现在大多数共享单车平台都是创业企业,他们在资本的驱逐下,追求市场、投放量、规模,这无可厚非,但城市管理应该对这些平台的准入有一个门槛,对上海的容纳量要有所评估,否则未来还会更乱。”在游闵健看来,共享经济作为一个新生事物,需要管理部门的适应、融合和规范。

  实际上,李小鹏在对共享单车的未来表示乐观的同时,也呼吁了监管,他说各地政府要因城施策,加强管理。

  殷啸虎则认为,单车是共享经济,专车是分享经济,性质不一样的,所以才导致了管理上的混乱。“以共享单车为例,共享单车的提供者和租车人之间应当建立规范的租赁关系,共享单车的提供者不能只想着占有市场,而忽视自身应有的法律责任。共享单车名义上是

编辑: 罗予岐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请登录后进行评论| 0条评论

请文明发言,还可以输入140

您的评论已经发表成功,请等候审核

小提示:您要为您发表的言论后果负责,请各位遵守法纪注意语言文明

微信
QQ空间 微博 0 0
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

网站简介- 网站地图- 广告服务- 诚聘英才-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 友情链接

本网站由南方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广东南方网络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负责制作维护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87373397 18122015068

ICP备案号:粤B-20050235